曾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

  一部如少女心情日记般的小说,平淡如水的叙述牵出哀伤至极的结局,让我在阴雨天的中午泪流满面,整个下午神思恍惚。想起老三最后流下的两滴眼泪,心就会被狠狠地扯一下,随即湿了眼眶。
  
  静秋是幸福的,被老三那样倾尽身心地爱过。总是会被静秋的小心思气得不行,觉得这个女子怎么会爱得如此压抑迟疑,将老三的一颗心拨来拨去,白白耽搁了在一起的时光。退一步想,却又理解一步,毕竟所处的年代不同,而静秋就是静秋,老三爱的就是这样的她。看到人物原型的照片,理解又更深了一层,清秀端庄的女孩子,眼神中的刚强却无法抹去。照片里的其她姐妹都笑得爽朗开心,唯有她与旁人微微疏离,笑意中都带着勉强和倔强。这样的女人走近了,总会让人心疼。
  
  老三对静秋的爱,渗透在每一个细节里,说起来都是些琐碎细事,汇集起来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最尊重、最纯洁的爱意。从最初的钢笔,到后来的山楂花,到最后病重时的担忧和隐瞒,处处都是从静秋的角度考虑,全然忽略了自己。是谁说过,情到深处无怨尤,爱到忘情近佛心。他就是这样以一片赤诚,忘我地爱着这个女人。就算是即将离别人世,他也说,如果她过得幸福,就不要把旧物给她,如果她爱情不顺利,或者婚姻不幸福,就给她,要让她知道世界上曾经有一个人,倾其身心地爱过她,让她相信世界上是有永远的爱的。
  
  世上还有比这更残忍的事吗?握在手中的爱人的生命一点点消退,曾经温热年轻的身体就这样消失不见。你曾待我如生命,可是现在,我却眼睁睁地看着你的生命这样陨落,不知消逝何处。这份悲,这份凉,永远化不开,化不开。
  
  “我要你好好活着,为我们两个人活着,帮我活着,我会通过你的眼睛看这个世界,通过你的心感受这个世界。我要你——结婚,生孩子,我们两个人就活在孩子身上,孩子又有孩子,我们就永远都不会死。”
  
  静秋记住了他的话,时过境迁,她会每年守在老三安睡之地一起看山楂花,会带着自己的孩子看那棵山楂树,告诉她,这里长眠着妈妈爱的人。
  
  你是对的,只要我活着,这份爱就不会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