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不爱,就像一阵风

  爱的时候,彼此深情付出。不爱的时候,彼此深切懂得。
  
  进一步是爱,退一步也是爱。
  
  如此,才不枉深沉地痛过,不负深刻地爱过。
  
  一个人,能沉溺地爱,也能痛快地不爱,才是具备了完整的爱的能力。
  
  不是所有的爱都能坚持到最后。爱到不能爱,爱到不必爱,也是爱的一种结局。能在深爱中清醒地放手,才能在不爱中,理智地为彼此松绑。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种人,你与他(她)说话,可以说到不厌、不腻、不绝。这两种人,一是知音,一是恋人。
  
  相爱的时候,一个笑话,一个故事,你可以无数次讲过,对方可以无数次听过。讲的讲到沉醉,听的听到痴迷。但,倘若不爱了,有时候,哪怕只是半句话,说的说到冰冷,听的听到冰凉。这也都是正常的。
  
  能说多少,肯听多少,便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去爱一个人,这是你的权利。
  
  但,不是所有的爱,最后,都会拥有对方,得到对方。你有爱的权利,却没有必然得到的权利。懂得了爱是自由的,才是完整地理解了这种权利。
  
  执于欲念地占有,也终会被这种占有的欲念所伤。
  
  愛得对称,才爱得完美。
  
  不对称的爱,一方越是狂热,越是炽烈,越会是对方沉重的负累。
  
  一阵风,吹到需要的地方,就是春回两岸;吹到不需要的地方,就是霜冷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