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婚姻进行到底

  婚姻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我和安苒的恋爱经过很简单。
  
  那天早上,我等巴士时,安苒骑着一辆自行车经过,那姿势、那脸蛋、那身材,帅呆了!我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
  
  结果,安苒停下车,一脸严肃地问我:“有男朋友吗?”
  
  我一时蒙了,老实说:“没有。”
  
  安苒又问我:“你是否知道对一个陌生男人吹口哨是女流氓的行为?”我说:“我真不知道,若我的下意识行为冒犯了你,对不起。”
  
  想不到,安苒又说:“既然你知错能改,证明孺子可教,你决定学习雷锋好榜样,和你交个朋友,好把你从女流氓的队列中解救出来。”
  
  目瞪口呆后,我忍不住笑了。
  
  桃花运这东西真是神出鬼没!自从两年前,我被初恋男友甩了之后,便望眼欲穿地盼着被它解救,可是它无影无踪。却没想到,一声口哨竟把它盼来了!——后来,安苒告诉我,其实,那时的他急于想找到一段新感情,把自己从失恋中解救出来,见我面相善、长得漂亮,一冲动便停了车。
  
  既然有帅哥主动要求解救我,而我如果拒绝就太不人道了。
  
  后来我才知道,安苒是“富二代”。
  
  没人相信我和安苒是真心相爱。群众们统一的口径是:安苒和云彩谈恋爱只是一时冲动,待新鲜劲儿一过,安苒肯定会让子弹再飞一飞,飞出N个“肇事孤儿”后,云彩可就后悔莫及了……
  
  云彩就是我。
  
  有时候,闲言碎语可以消弱人类的智商。而门当户对,是古往今来衡量男婚女嫁的条件。
  
  于是,我对安苒表示压力很大,问他为什么喜欢我?他露出热情的笑容:“我就是喜欢穷人家的姑娘!”我说:“穷人家的姑娘多了,难道你都喜欢?”他白了我一眼,说:“如果你再磨叽,我就立即如你所愿,喜欢别人家的姑娘去。”
  
  我生气了。什么叫如我所愿?我是在担心他对我的感情是否真实,他却装糊涂!
  
  他也生气了,说我拐着弯儿考验他,他最讨厌这种行为。
  
  望着安苒的背影,我涕泪交加。其实我爱他,真的不是为了钱。我巴不得和他天长地久,可是现在,我却因为自卑丢了他。我心想,我们完了。
  
  可是第二天,安苒找我,说:“我想了一夜,还是觉得我是爱你的。别人都说结婚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可只要咱俩愿意同心协力,肯定能把风险降低。”
  
  我承认,安苒的最后一句话让我心里暖融融的。我还有必要质疑吗?若如此,就显得我太没自信、太矫情了。
  
  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浮云
  
  安苒家有好几套房产,我们结婚后,住在其中的一套带有小花园和泳池的别墅。于是,我与公婆无需早晚见面,他们也并不因为我是“穷二代”瞧不起我和我的父母,所以,日子过得很舒坦。
  
  我从原公司辞职,进入安家的公司工作,两年后,成为了掌管公司财务大权的总经理。可是,两年多来,我一直在一种说不出的危机中生活。我不明白这是什么危机,直到一场同学会的到来。
  
  明月的出现,是在安苒的中学同学10年一次的聚会上。明月刚从瑞士留学回来,手腕上戴着一款造型别致、刻有她名字的手表,据说是在一家私人手表工作室订做的。
  
  当明月向我们打招呼时,安苒握着我的手突然松开了。
  
  我看了看安苒,突然想,莫非这就是曾让安苒失恋的女人?难道安苒和她还有旧情?
  
  果然,第二天傍晚下班时,正在分店巡查的我接到了安苒打来的电话。
  
  安苒说:“朋友请他吃晚饭,今晚会晚归。”
  
  午夜近1时,安苒回家,身上略有酒气,面色绯红,眼眸晶亮。这是我和他结婚后,他从没有过的精神状态。我看着他,心里翻江倒海,没有想到,一场同学会,就让我的婚姻闪了腰。
  
  有钱,能办到许多你想办而不方便亲自出面办的事情。一个星期后,私家侦探给我带来一个消息:明月是安苒的初恋情人,父母均在别的城市,俩人是大学时的恋人,但这段恋情以明月出国留学爱上别的男人告终。
  
  私家侦探继续补充:明月现在一家瑞士投资公司做投资顾问,安苒和她这几天来往频繁,最常见的地点在某五星级酒店的1109号房。
  
  从私家侦探的办公室出来,走向停车场,刚才在私家侦探面前强压的愤怒,再也无法抑制地在我心里燃烧。
  
  我应该知道,像安苒这般有钱有貌的男人,在我之前应该有不少女人。我介意的是,婚后,他与别的女人纠缠。
  
  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我在和安苒结婚后总有危机感,原来,是因为我害怕他出轨,害怕他如我们的朋友所说:“待新鲜劲儿一过,安苒肯定会让子弹再飞一飞,飞出N个‘肇事孤儿’后,云彩可就后悔莫及了……”
  
  我又想起了女儿。
  
  女儿一岁,活泼聪明,安苒和他的父母都非常喜欢她,但我也从他们的言谈中捕捉出一个信息:公婆希望我能再生一个儿子。
  
  我又何尝不想如此?可是,我生女儿时是剖腹产。医生说,依我的体质,两年后才能生第二个孩子。所以,剖腹产后,我和安苒一直采取避孕措施。有时,他会说避孕措施让他感觉“隔靴搔痒”,渐渐地,我们的床笫之事也偶一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