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真与金钱无关吗

  “穷酸”遇到真爱
  
  2000年,第一次约会32岁的单身母亲丽莎的时候,乔·约翰逊可是精心准备了一番。他到跳蚤市场淘了一辆又旧又脏的兰德路虎,衣衫褴褛地开着车带丽莎到一家廉价的小面馆,消费了20英镑。出于礼貌,丽莎问是否需要AA制,乔说了一声“谢谢”,便拿走了她的钱,惊得她目瞪口呆。
  
  其实,乔是在故意扮穷酸,自从1998年天上掉馅饼之后,他就从不缺钱。那一年,他中了1000万英镑的彩票大奖,很快便辞去收入低廉的印刷厂工人的工作,过起了逍遥自在的富豪生活。
  
  每天,他揣着鼓鼓的钱包招摇过市,一群年轻女性纷纷慕名而来。他的人生从来没有这么鼎盛过,他也从没觉得自己这么有魅力过,尽情享受着女人对他莫名其妙的爱慕。后来他才悲剧地发现,他怀里的钱包远比他本人有魅力,他先后和好几个女性约会,共为她们花掉了至少150万英镑,却没有一个愿意和他长相厮守。洋洋得意的他很是受挫,这群女人欺骗了他的感情。从此他发誓,如果再遇上喜欢的女人,一定要向她隐藏财富直到结婚。所以,当他瞄上丽莎的时候,便正儿八经地装起穷来。
  
  他既享受这种沾沾自喜的装穷,又倍感良心的谴责。他担心有一天丽莎知道真相后,接受不了这样的“玩弄”弃他而去,那他就白费心机了。
  
  2001年1月,乔和丽莎的关系确立后,便带她去参加家人为自己准备的55岁生日派对。派对结束时,乔说忘了带钱,而他的家人也没有要去结账的意思,丽莎只好主动买单,总共300英镑。
  
  过惯了苦日子的丽莎并不介意乔的举动,虽然她在咖啡馆打工,每小时收入也只有6英镑,但婚姻失败的她更看重对方的品质,只要乔精神上仍然大度,便值得她托付终身。这样的想法让她成功通过了乔的爱情考验。2001年9月,乔向她求婚了。
  
  大手大脚的奢侈
  
  乔确信自己找到了可以白头偕老的伴侣,他终于可以放下心中沉重的包袱,向丽莎坦白真相了。然而,当乔告诉丽莎他其实是个千万富豪的时候,丽莎一遍又一遍地尖声大笑,她以为乔在开玩笑呢。迫不得已,乔拿出当年中了1000万英镑彩票大奖的资料,丽莎傻眼了,她先是沉默,然后是狂怒、咆哮、哭泣,最后又归于沉默。她不敢相信,乔一直在欺骗她。
  
  乔任由丽莎发泄情绪,并向她解释这么做的理由,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求得丽莎的谅解。丽莎承认如果知道他是有钱人,就会对他失去正确的判断。“从某方面来说,中了大奖是发生在我身上最不幸的事情。”乔苦笑着告诉丽莎,心里却是乐滋滋的。
  
  几天后,乔送给丽莎一个Gucci挎包和一件Burberry外套,带她到里兹大饭店用餐,再一次下跪向她求婚。周围的人都拍着手向他们投来艳羡的目光,丽莎幸福得如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陶醉于乔戴在她手指上的钻石戒指的光辉里。不小心嫁了一个千万富豪,又有什么坏处!丽莎很快适应了这种奢华而浪漫的生活。
  
  2001年10月,乔花费了1。7万英镑,和丽莎在毛里求斯举行了一场豪华婚礼。4个月后,乔又带她到西班牙马贝拉市度假,并在那儿购买了一座度假屋。除此之外,乔还经常带着丽莎乘坐私人飞机去环游世界。
  
  乔毫无顾忌地与丽莎大手大脚地挥霍和享受财富,因为他深信,即使明天失去所有的财富,他们仍会相亲相爱。而丽莎感觉自己活在一个美丽的梦境里,毫不真实。2006年,他们的儿子出生了,一家人更是其乐融融。
  
  贫穷真的来了
  
  丽莎以为这样奢华的日子她可以和乔过一辈子,然而世事变化无常。
  
  乔自诩为投资家,因为多年前他用两英镑赚到了1000万英镑。但本质上根本算不上投资家、也不善理财的他,10年内在一些糟糕的投资中败光了大部分家产,再加上生活极度奢侈,他的财富所剩无几。
  
  2010年,乔开始要求丽莎节制一点消费,就像他们刚坠入爱河时一样,他希望丽莎精打细算。然而,丽莎再也不是以前的丽莎了,优越的物质生活让她成功地从底层社会的小妇人变成了矫情的阔太太。
  
  当乔说他的钱快被花光时,丽莎一遍又一遍地尖声大笑。乔从不让丽莎过问他的财富,他只是告诉她,他在投资,还有足够的钱供她奢侈。对乔的财富一无所知的丽莎,认为乔不过是想故伎重演,她根本不理会乔的哭穷,依旧大手大脚、随心所欲地消费。面对乔一次次的唠叨,她大发脾气与其争吵,他们的婚姻开始触礁。
  
  对丽莎“无情”的举动,乔既伤心又无可奈何,他只能庆幸地想,当他再次“贫穷”时,丽莎能遵守诺言,与他贫富相守。
  
  2010年11月,银行陆续没收了乔所有的豪宅。直到此时,丽莎才意识到乔这次真的是山穷水尽了,随即匆忙带着儿子离去。去他的贫富相守的诺言,她可不想跟一个60多岁的老头过真正的穷日子——她还年轻,她只是这么单纯地想。
  
  被奢华腐蚀的爱
  
  重新沦为穷光蛋的乔搬进了狭窄的小住房,靠在跳蚤市场兜售以前购买的名牌时装和装饰品度日。他现在得亲自用烤炉为自己做饭,家中只有一只忠心的宠物狗陪伴着他。
  
  他去找过丽莎,丽莎要么躲着他,要么像打发乞丐一样让他滚蛋。乔伤心透了,他从未想到,自己真的有一天会变成穷光蛋;更未想到,42岁的妻子丽莎会弃他而去——她可是自己用贫穷检验出来的真爱啊。此时,用他常调侃的那句“中了大奖是发生在我身上最不幸的事情”来形容他低落的情绪,再合适不过了。
  
  面对媒体的疑问,丽莎并不否认她已和乔分居的事实:“我一直对他的金钱状况一无所知,如果他说破产了,那就算吧。如果别人说我离开他是因为他又变成了穷光蛋,我一点都不介意这些闲言碎语。不过当初我爱上他时,他可确实是身无分文。”
  
  乔的朋友愤愤不平:“乔给了她每一样东西,包括漂亮的豪宅、奢侈的度假、美味的大餐等。但当他重新沦为穷光蛋时,她却抛弃了他,我认为他被设计了。”可是到底是谁设计了谁,大概只有乔和丽莎两人最清楚。乔用贫穷去检验丽莎的爱,却用奢华去腐蚀她的爱,当贫穷再次来临,只剩下在物质上丰腴的爱情便彻底坍塌,再大的舆论压力也留不住丽莎离去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