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真爱的名字叫“阶梯”

  我认识一个叫茜的女孩,容颜娇美,是正宗的佳人。唯一不足之处,是她美貌有余而才智不够——她是初中毕业生。这也赖不得茜,生活给了她美貌,却没有给她足够的智慧。茜深知这一点,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的不足,所以她挑对象的首要条件不是对方的容貌、家财,而是学识。茜朝着这个目标努力,最终有志者事竟成——她的新婚丈夫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博士生。
  
  本以为才子佳人,自此便算得上花好月圆了。岂料不到一年,便传出了茜离婚的消息。众人同情,她却淡淡地笑着说,离婚的原因是自己爱上了化肥厂的小朱。这让人惊讶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其实想来,茜和一个从事研究的人在一起生活,注定不是站在同一阶梯的。茜得时时抬起头来,用崇拜的眼神盯着站在高处的这个人。一两天无所谓,可时间久了,她会觉得脖子酸,眼睛涨,浑身不适。而和小朱在一起,他们可以互相平视之,笑闹之,或者你擂我一拳,我踢你一脚。这份舒坦和快意,对于习惯了仰视的茜来说,是多么珍贵!
  
  对于男婚女嫁,中国人历来讲究门当户对。所谓“朱门对朱门,木门对木门”,说到底,也就是一种“阶梯”爱情。
  
  你可能说我老土,在21世纪,还在这里说中国几千年封建传统的“门当户对”。当然,童话里有灰姑娘和王子,但那毕竟是童话。如今,连电价都开始实行“阶梯”制了,爱情能不这样吗?明明只有每月用100度电的消费能力,偏要逞强每月用200度,危机就来了。自然,这还只是经济问题。可是套用在爱情方程式里,你明明只爱得起那些和你站在同一阶梯的男人,为什么偏要把爱慕的目光投向那个站得高高的男人?又或者总是低下头去看那个站得比你低的男人,累不累呀?感情危机比经济危机可要厉害多了,它会把你伤得体无完肤。
  
  贾静雯和前夫孙志浩就是典型的豪门婚姻。事实上我认为,他们离婚,归根结底在于他们不是同一个阶梯的两个人。“我送了你500万礼金和百万珠宝,还给你买了豪宅,你为什么要去工作呢?为什么不多陪女儿呢?”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爱钱,贾静雯愿意退回财产,只要女儿,独立至此更伤了豪门的自尊。用荣华富贵换一个贤妻良母是孙志浩理想的“阶梯”,而贾静雯的“阶梯”则是实现自我价值。
  
  爱情和房子一样,都属于“刚性需求”。既然是“刚性需求”,那就千万别压制。关键是咱们得明白自己的承受能力,能承受得起哪一档的,就消受哪一档的。也许你会说:“我不是现在消受不起吗?等我哪天消受起了,上了一个新阶梯,再找行不行?”拜托,为什么现在“剩女”越来越多,大概和你一样有这种想法的女人太多。
  
  买房要趁早,要不然房价飞涨,你就赶不上了;结婚要趁早,要不然合适的男人都变成别人的夫君了。事物都不是静止不变的,所以,与其把眼光放得那么高,倒不如盯着那些现在和你平起平坐、又有发展潜力的男人。又或者,你站得高、望得远,发现哪个男人是有能力在将来和你一起携手并肩同行的,你培养他。培养男人这种事,比一开始就坐享其成要来得安全可靠。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阶梯”爱情嘛,重要的还是爱情。要不然,你就是找再多和你同一阶梯的人,没有重要的“爱”元素,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