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夫愿得玲珑男

  去朋友家里做过一次客,我才真真切切地知道,他高挑美丽的老婆怎么会不顾周围闲人的反对,毅然下嫁了他。
  
  我们在他家吃饭时,他老婆跟说三孙子一样,絮絮叨叨地数落了他两个小时,美妻控诉得生猛热烈,所有的人都听得出那“言若如憾心实喜之”。他只管笑眯眯地给她夹菜:“猪蹄里有胶原蛋白,对美容好。”被他们的恩爱震得神魂颠倒的小妹妹们发出嗷嗷尖叫:“新好男人呀。”他气定神闲:“听老婆的话跟党走嘛。”
  
  忽然老婆话锋一转,说到婆婆的一些生活习惯,用词刁钻了些。我作为外人也有些小难堪,他仍然只是微笑道:“她这人就这样,心里把我妈当亲妈一样对待,你也知道女人都是会撒娇的嘛。”
  
  哇,这职场上的八面玲珑,用在婚姻上也是八面威风呀。面对妻子和母亲,他的想法显然也一样。他不在乎摧眉折腰、胁肩谄笑,只要省事省心,只要家庭安乐团结。
  
  他不愿意花时间跟婚姻搏斗,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可做:追求成功成名。选择“怕老婆”,一半像在公司里与上司虚与委蛇,另一半是爱、尊重或者服从。另外,他也不愿意去教育母亲,他只笑笑说:“我要跟文明人比,我就是一粗人——可我也不想改啊。”他承认她们的缺点,一个牙尖舌利,另一个真心地看不惯新一代。但他以男人的胸怀,全盘接受,并且斡旋。
  
  婚姻,不是斩钉截铁地移民,不是从一个爱的国度直接掉进另一个爱的国度。它其实更像参天大树生出旁脉,如此蔓延不绝。好男人就像这大树的气根,应该上承老下怜小,两面玲珑,左右逢源。
  
  而笑到最后,就是笑到最好,如果他到最后还能左拥右抱着老婆和老妈,这就是血亲和幸福,怎么都值了。玲珑男对社会,造福大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