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应该由高处流向低处

  嫁他之前,她是空政歌舞团的业务尖子,而他只是舞台上端着大枪的“匪兵”。话剧团的一位老同志把他带到她面前,她看着这个穿着一双土里土气的大棉鞋的小伙子,在心里笑了,面上却极尽客气。认真、和善,这是他对她的第一印象。都是年轻人,很快便玩到了一起,那时的他不敢想能跟她谈恋爱,虽然也承认对她有好感,但毕竟身份有别:对方在高处,是四个兜的营级;而自己在低处,只是一个小战士。失望的他对她的一次次示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看到他冷落自己,她心里很难受,不止一次地对别的姐妹诉苦,可换回来的却是一番劝告:“你们身份悬殊,根本不配!”但这样的话却让她倔犟起来,她不觉得身份是两个人恋爱的关键,关键的倒是这个男人值不值得爱。她经常看到,他很好学,别人在玩、在闹的时候,他总是捧着一本书默默地读着,四周再嘈杂也影响不到;她还看到,他的学历在这群人里是最高的,有知识的男人是她的一种向往,在她心里,她一直把他看得比自己高。
  
  寻了机会,两人坐到了一起,当她委婉地说出自己的心事时,他也说出了心里的担忧,他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觉得身份不同,怕不能带给她更好的生活。
  
  她的执著终于打动了他,两人恋爱了,并很快走进婚姻。然而婚姻跟爱情是一样的,总会有高低之争。这种高低从最初的职位演变成了生活里的主角之争,谁都想说了算,谁都不想轻易让步,这就导致了争吵。小夫妻吵了一阵突然发现,其实争的都是鸡毛蒜皮,可毁的却是当初那份真挚的感情!在女儿出生之后,生活的磨砺也让夫妻俩成熟起来,他们约定,有事说事,有理讲理,就算有一方是错的,也不要轻易争吵,作为丈夫和父亲的他更加明白,婚姻应该由高处流向低处,就像当初的她,甘愿下嫁给自己一样,只有降低要求才能达成圆满。
  
  这个男人就是著名演员濮存昕。别人夸他是好丈夫,他却说:“我怎么可能是一位好丈夫。我就是在‘过日子’。婚姻就是一种合作,夫妻就是能够长期合作的异性关系。人生可以选择,但最终都是在寻觅合作者,男人累了,女人在背后拍一把,推一下就很好。”
  
  世间夫妻过的不过就是普通日子,付出的也不过就是一份真心。但是,由高处流向低处的婚姻,才是最容易长久和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