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戏真情

  他是一个英俊的男人,清爽,干净,没有长指甲,不大爱说话,笑起来有些像韩国男星池珍熙,眼睛弯弯的,眉毛扬起。
  
  只是她对英俊的男人并不喜欢,总觉得英俊的男人大多是绣花枕头,身边莺莺燕燕的缠绕,花心的机会多,除此之外,好像真本事并不多。
  
  这样的人做她的上司,她自然是不服气,工作中常常给他出些难题,每次送过去的报表,偶尔有些小纰漏,如果他没有看出来,她的嘴角就会牵出一抹不屑的笑。
  
  他的人缘好,公司里,上至人人惧怕仰慕的女老总,下至做清洁的大姐,看到他都会含笑打招呼。
  
  第一次和他有了正面的冲突,是父亲打电话来,说母亲犯了旧疾,情况很严重,她一下就哭了,好多年,念书,工作,马不停蹄从一个城市奔向另一个城市,所有关于母亲的记忆,早已浓缩成电话里一个轻柔的声音。
  
  昏头昏脑带着黑眼圈去上班,被他叫到办公室,他皱着眉,冷着脸,从一摞报表中抽出一张,狠狠地摔到桌子上,气呼呼地说:“自己的错,最好自己改,别让我替你背黑祸。”
  
  从来没有看到他生那么大的气,她吓得一哆嗦,拿起那张报表,甩门而去。
  
  静下心来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错,她拿着报表气呼呼地去找他,黑着脸说:“我检查过了,没有错误。”
  
  他正在抽屉里找什么东西,一堆的东西,被他翻得乱七八糟,她睨视了一眼,有几张女人的照片,眼睛细长,神色忧伤,很漂亮。也难怪,这么英俊的男人,抽屉里有几张美女的照片很正常。
  
  他抬起头来,冲她吼,声调一下子提高了八度:“没有错,我能让你去检查吗?难道我会故意刁难你?”
  
  她也火起,冷笑道:“难说。”
  
  他停下手里的事情,专注地看着她,大约有三十秒的样子,忍不住乐出声来:“我像那么小心眼的人吗?你过来看,你的小数点点错了,把一个数字无端地扩大了几百倍,你也不想想会是什么后果。”
  
  她的脸一下子红了。
  
  有一次,她百无聊赖,一个人在街上逛,在商场里遇到他,他惊喜地把她拉到卖鞋子的柜台前,挑了一双女式的白皮鞋,有镂空的雕花,是她喜欢的式样,他说:“你试试吧!”
  
  她有些惊喜地说:“不大不小,正合适。”转头又没心没肺的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穿鞋子的尺码?”
  
  他的脸也红了,眼睛看着别处,说:“不是给你买的,是给我太太买的,她的腿脚不方便,你的高矮胖瘦和她差不多,所以请你帮忙试试。”
  
  后来她才知道,他早已结婚,太太是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他给这个女人买衣服、买鞋子、买吃的,买所有的一切。
  
  她开始羡慕这个女人,她不能走路,但她拥有所有女人都羡慕的爱情。她不忍心抢夺她的幸福,可是还是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他。
  
  有一次加班至很晚,他送她回家,在楼下,她主动钻进他的怀里,主动吻了他。他呼吸急促地拒绝,可是脚却没有力气离开。
  
  她傻傻地问他:“我和你一起照顾她吧?”他摇了摇头说:“不,她会受不了的,她那么脆弱,怎么会忍受爱被两个人瓜分?”她的泪掉下来。
  
  那晚之后,有风言风语传来,说办公室里的小赵和他眉目传情久已,她也曾亲眼看到他们人前人后出双入对,进餐厅,逛商场。她银牙咬碎,暗啐,装什么深情王子,英俊的男人多半靠不住,幸好自己还没有掉进去,现在转身还来得及。
  
  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辞职,离乡,最后一面,他只说了一句话:“你要好好的。”她不屑地转身离去,从此她再未曾见过他一面。
  
  她去了新的城市,换了新的工作,有了新的同事和朋友,而且结了婚,把自己嫁给了追她多年的大学同学,尽管心中仍有不甘,但那又如何?
  
  去机场接朋友,飞机晚点,坐在那里等,想不到竟然遇到小赵。寒暄之后,还是忍不住问了他的情况,她酸溜溜地说:“你们在一起很幸福吧?”小赵狠狠地捶了她一拳说:“你这丫头真傻,当年他怕你掉进一场不值得的感情中,和我联手演的苦情戏,公司里谁都知道,唯你蒙在鼓里。”
  
  她当真傻掉,想起最后一次见他,他说:“你要好好的。”当初竟然觉得他是敷衍和做秀,如今想来,他的每一句话都是真诚的,他的内心和他的外表一样,俊朗秀美。
  
  站在空旷的机场大厅里,她的眼泪忍不住潸然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