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回归不靠自责

  1
  
  我和何进的婚姻是从半年前开始出现问题的,原因在我。
  
  两年前,我和何进结婚了,遗憾的是我们要过牛郎织女的日子。我们的工作地点相距一百多公里,虽然他每个月都回来一两次,而且每天都通过电话、QQ联系,但也无法排解我的寂寞。空空的房子、大大的床,我一个人,宁静的夜无比漫长。
  
  这时候,我的一位男同学出现了,他有家庭、有女儿,和我住得很近。他热心助人,我家的下水道堵了、电灯坏了、电脑出现故障等小问题,他全部帮我解决了。
  
  远方的天鹅不如眼前的一块红烧肉。日子久了,我对男同学有了情愫。在一次醉酒后,我们越了雷池。
  
  事后我很后悔,给何进打了好几个嘘寒问暖、甜言蜜语的电话,还专门跑去看他。但这种夹杂着肉欲和情感的私情,一旦打开了闸门就很难关上。我上了瘾,一面痛恨婚外情,一面又被欲望诱惑着,和男同学做起了地下情人,饮鸩止渴。
  
  我们都没有离婚的打算。都说女人是情性难分的,我对男同学有情,不代表我想放弃何进。那段时间,我对何进百依百顺,热情滚烫得有九十度,他偶然回来,我把他伺候得像皇帝一样,让他惊喜不已,要知道,我以前可是任性的小公主,在他面前称王称霸的。
  
  好景不长,我和男同学就被他老婆捉了奸,我被她打得头破血流,引得邻居都来围观。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这样糗过,幸好何进没看到这一幕,不然我真的会跳楼。
  
  但是何进很快就知道了真相,男同学的老婆给他打了电话,话说得相当难听。
  
  何进给我打电话,冷冰冰地问了一句,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就说:“我明白了。”之后再打电话,他便一直关机。我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也意识到我不能失去何进。
  
  我专程去了何进那里,向他低声下气、泪流满面地乞求原谅,何进铁青着脸,在阳台上站了整整一夜,我看得出来,他气得要爆炸了。
  
  整整半个月,何进没有理过我,我打电话过去,他要么不接,要么冷淡地敷衍几句,我知道他内心的愤怒和悲哀,他是爱我的,想起他以前对我的好,我自责不已。
  
  “五一”放假,何进没有回来,我去看他,再次声泪俱下地求他原谅。
  
  何进眼泪汪汪地搂着我,说:“你还爱我吗?如果是,就让这件事过去吧。”我感激涕零。
  
  我用最快的速度卖掉了房子,向单位申请来到何进的乡镇工作。我还换了手机号,下定决心重新做人,和过去告别。
  
  可是告别那段深深的伤害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作为一个尊严、情感正常的男人,不可能真正忘记我给他带来的伤害,而我也不可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在何进面前潇洒自如。那件事像一颗定时炸弹,我们都小心地绕开,但炸弹还是深深地埋在我们心里。
  
  2
  
  现在,我能每天晚上与何进睡在一张床上,不经意就能肌肤相触,可我们却再燃不起爱的火花。
  
  最初何进几乎不碰我,我也不敢轻易碰他。后来,我开始小心地服侍他,就算身体不适也不敢说什么,也不敢太主动,怕他认为我放荡,可是不主动又怕他不高兴,总之一点快乐也没有。
  
  生活里,我卑微地讨好何进。以前,我几乎不做家务,等着他把饭端到我跟前,甚至要他喂我吃。何进宠我,我认为理所应当。现在不同了,我揽下了所有的家务,每天都要问何进想吃什么,家里购买的一切东西都听他的意见。
  
  我每天如履薄冰,何进一皱眉头,我的心就发冷;他的口气冷淡一点,我的手就哆嗦;有时他晚归,我就担心他是不是有了外遇;他接到电话,我就竖起耳朵听对方是不是女的。以前我经常为小事和何进斗嘴,每次都占据上风,现在我们不吵架了,因为我根本不再争吵,奴仆和主子怎么会吵架呢?何进对我就像对待奴仆,这能怪谁呢?
  
  何进渐渐习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吆五喝六的日子,曾经活泼的我却变得多愁善感,常常胡思乱想,因为何进的坏脸色而暗自垂泪,又不敢让他看到,十足的怨妇模样。
  
  一天晚上,何进回来时身上有酒味,我猜他是到外面寻欢去了。于是,我忍着眼泪给他脱衣脱鞋,何进不耐烦地推开我:“我自己来。”
  
  我独自在厨房落泪,却不敢出声,胆战心惊地给他做酸汤。我双手把汤端到床前,何进喝了一口,不高兴地说:“你放了半瓶醋是不是?酸死了。”
  
  我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何进更不高兴了:“你哭什么?整天哭丧着脸,你烦不烦啊?”我哭着说:“我是不好,你可以打我、骂我,也可以离婚,但不要折磨我。”何进愕然:“我怎么折磨你了?是你天天在折磨我吧?我只是说汤酸了,就事论事,过分了吗?”
  
  看我还在哭,何进恼火地说:“其实我一直在努力忘掉那件事,是你每天故做姿态让我没法忘掉,我刚想忘记,你就要摆出样子提醒我,你别别扭扭地过日子,我也没办法不别扭。”
  
  我愣住了。我因为自责愧疚折磨着自己的良心,却没想到也折磨着何进,我只想着自己对不起他,一心想用加倍的好去弥补,却没想到失去了自我。
  
  我的做贼心虚、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只会时刻提醒何进,我曾经对不起他。我想,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首先要先放下自己心上的包袱。
  
  3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没有做早饭,而是赖在床上不起来。何进只好自己做饭。我从被窝里伸出头来向他撒娇:“老公,别忘了我的一份。”这是我从前的习惯,睡懒觉、不做饭,何进一愣,显然不习惯,其实我心里一点底气也没有,我有什么资格让何进为我做早饭呢?
  
  何进没有吭声,但听话地做了我的饭。我夸他做得好吃,搞得何进哭笑不得,我己经好久没有对他这样说话了。
  
  早饭后,我打扮得漂漂亮亮,要拉何进去逛街。何进是“窝居”动物,不想出去,我则说要他陪我晒晒太阳。在我的连哄带骗中,何进只好出了门,这些日子以来,我哪里敢强求过他?
  
  在街上,我大胆地挽了何进的胳膊,何进没有说话,但身体向我靠近了一些,脸上有了笑容。
  
  从这一天开始,我努力装做那件事真的没有发生过,支使何进干这干那,并与他聊天说笑话,本来就勤快的何进对我的大部分支使并不拒绝,我发现支使自己心爱的人是多么愉快的事,被自己爱的人支使又是多么幸福的事。
  
  白天的和谐让我们的夜晚也回复了正常,我们紧紧抱在一起,只字不提从前的事,我只是说:“我永远都是你的。”何进抚摸着我的头,我听到他轻微的叹息。他不可能真正忘掉那件事,但是我要弥补,弥补的方式不是失去自我,而是让婚姻和爱情走入正常的轨道。
  
  后来我听说,那个男同学主动提出了离婚。他本来想改正错误,并努力讨好妻子,但妻子一味地谩骂污辱,男同学不堪重负,主动解脱。我很庆幸,何进给了我改过自新的机会。
  
  我们错了,但我们还是有做人、做好妻子的权利。学会原谅别人,除非你已经不想挽留婚姻,更要学会原谅犯了错的自己,对自己好一点,坦然地面对生活和家人,爱情才能真正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