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婚也不能将就

  1
  
  那天晚上,海玲身体很不舒服,她给虎子拿了绘本,又嘱咐了他几句,自己先上了床。
  
  其实根本睡不着,她的头疼得像要炸开,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每到这个时候,她就凄凉得要命,心想,就算这样死过去,也没人知道吧?
  
  幸好家里还有个虎子,她闭着眼睛,听到他窸窸窣窣的动作,收拾绘本的声音,拿杯子接了水,放在她的床头上,乖乖地爬上床,躺在她的背后,关上灯。
  
  海玲的眼泪流了出来。虎子才5岁,却懂事得让人心疼,别人家的孩子还在耍赖撒泼任性的年纪,虎子已经在学着照顾她了。
  
  前一段婚姻给她的伤害太大,她一直没考虑再婚。平时,有姥姥帮衬着带虎子,她能有更多的精力扑在工作上,前段时间还涨了工资。她本来觉得,生活里没有男人,他们娘儿俩也能活得挺好的。
  
  在相亲市场上,海玲才真正体会到生活对女人的残酷。
  
  她刚刚33岁,按说,这是女人一生中最美的年纪。她经历过生活的磨炼,褪尽了青涩和执拗,多了份宽容和智慧。相亲男们第一眼看到她,都是惊喜。随着进一步了解,听说她还有个5岁的儿子,他们的眼神逐渐黯淡,最后堆出一脸礼貌的笑,“那咱们改日再联系。”然后,就再也不见了。
  
  海玲不打算再去相亲了,二婚怎么了,她并不打算随便将就。
  
  2
  
  在幼儿园的亲子活动上,海玲认识了唐志。
  
  那个活动需要爸爸妈妈宝宝一齐上阵。全班人都来了一家三口,只除了海玲和虎子,还有另外一对父女,唐志和妞妞。
  
  他们一商量,就暂时组成了一个四口之家。整个过程中,虎子和妞妞出奇的兴奋,又叫又跳的,成了全场的焦点。他们并没有取得好名次,孩子们依然很快乐,放学时,两个小家伙都闹着要吃鸡翅,他们又一起去了附近的肯德基。
  
  周末,海玲需要临时加班,就想把虎子送去姥姥家,刚出门就碰到了唐志带着妞妞,“我们要去科技馆,要不让虎子跟我们一起去吧?”虎子一下了高兴起来,“我要和妞妞一起。”海玲有点不好意思,唐志就说,“没事,两个孩子一块玩反而更好带呢。”
  
  就这么一来二去的,他们两家人就熟了。有时海玲下班晚,唐志就把虎子先接到他们家去。那天,海玲在公司忙完,去唐志家接虎子,却发现虎子和妞妞坐在餐桌旁,正等着开饭,他说什么也不肯回家,说唐叔叔做的饭好吃。海玲有点尴尬,想着要不然等他吃完再过来接。
  
  唐志从厨房探出头来,招呼她,“你也留下来一块吃吧。”
  
  饭后,两个大人在客厅里泡了茶,聊天。两个小朋友一起玩拼图,刚才还嘻嘻哈哈的,一会就吵了起来,嘟着嘴拉着脸,谁也不肯让谁。
  
  海玲刚要过去训斥虎子,唐志制止了她,“让孩子们自己来解决。”果然,没多久,俩人就忘了刚才的争执,又玩了起来。
  
  晚上,虎子玩了一天,很快就睡着了,海玲自己却失眠了。
  
  唐志这人,相貌普通,条件也中等,扔到人堆里,一下子就没了踪影的那种,连个浪花都激不起来,这种人从来不是海玲的理想型。
  
  可是,那又如何呢?唐志是个很靠谱的人,性格温和,也没什么不良嗜好,更是做得一手好菜,重点是对小孩子们有耐心。就连虎子和妞妞有了矛盾,他都能处理得不动声色,怎么看都是个适合再婚过日子的男人。
  
  而且,海玲知道唐志对她有意思,他看向她的眼神里满是期待,主动帮她带虎子。刚才一起喝茶时,他还说了,她自己带着孩子这么不容易,他很欣赏她,但更多的是心疼。
  
  最重要的是,虎子喜欢他,喜欢妞妞,更喜欢他们家的氛围,去了就不想回来。海玲叹了口气,这两年,虎子确实太孤单了,她自己又何尝不是?
  
  3
  
  唐志明确提出交往的时候,海玲偷偷问过虎子:“你愿意让唐叔叔做你爸爸吗?”
  
  虎子问:“那我是不是就可以和妞妞一块玩了?”“对啊,我们还可以每天吃妞妞爸爸做的饭。”
  
  虎子很高兴,“好啊,好啊。”就这样,海玲的心思算是定了下来。
  
  唐志上班时间宽松,每天负责接送两个孩子,然后忙着做饭。海玲下班回来,吃着现成的饭菜,笑眯眯地听两个孩子争着说幼儿园里发生的事。似乎也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唐志这个务实的男人,没有特别的浪漫,也没有说要对她娘儿俩好一辈子的承诺,他只是开始策划着要把家里重新装修一遍,每个小细节都来征求海玲的意见。
  
  “我在儿童房里装个上下铺吧,有小滑梯的那种,虎子和妞妞肯定喜欢。”
  
  “洗脸池的高度再升一点吧,你的个子比较高,现在的用着不舒服。”
  
  这些细碎让海玲一下子想到了以后他们生活在一起的画面,她还有点不好意思,“你看着弄就行了。”
  
  上下铺装好的那天,虎子和妞妞都玩疯了,他们一遍遍地爬上去,又从另一边滑下来,大呼小叫的,头上都出汗了,怎么叫都叫不停。最后,俩孩子都玩累了,挤在上铺就睡着了。海玲想把虎子叫醒,带他回家再睡。
  
  唐志拉住了她的手,“孩子们都睡了,今晚就别回去了吧?”
  
  海玲犹豫了半天,同意了。她从浴室出来,换唐志去洗。浴袍是唐志提前给她准备好的,崭新的,粉色,她一边擦着湿头发,心里莫名有点发慌。唐志进了卧室,只穿了内裤,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她不自觉地转过头去。
  
  他向她凑过来时,海玲闭了闭眼,唐志以为她害羞了,就关了灯,在黑暗中抱住了她,亲向她的嘴,她一偏头,亲在了脖子上。他继续伸出手去,然后,只听得“啪”的一声,两个人都没了动静。
  
  唐志心中燃烧着的那把火,被这一巴掌硬生生地熄灭了。他愣在那里,不知道是生气还是难过,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海玲突然反应过来,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可是,她还能解释什么呢,这身体的本能,骗不了他,更骗不了自己。
  
  海玲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去了儿童房,摇了半天虎子,也没叫醒他,只得拿小毯子裹着他,硬抱着回了家。
  
  躺在自己家的床上,好半天,海玲才缓过劲来,深深呼了口气。
  
  4
  
  在选择唐志的时候,她一直在问虎子,想不想让他当爸爸?却从来没问过自己,想不想让他当爱人?
  
  这几年,她自己带着虎子,每天像上紧发条的闹钟,没有时间脆弱,没有精力悲伤,几乎把自己活成一块绝缘体,屏蔽了异性的关注,甚至摒弃了自己的情绪和波动。
  
  确实,唐志的细心体贴让她很感动,但却跟她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她坐在饭桌旁,看着孩子们的嬉闹,吃着唐志夹过来的菜,本是最温馨的画面,她却依然会觉得孤独。
  
  她的心里,他从来没有走进过,她一直想忽略这一点,身体却给出了最直接的反应。
  
  海玲和唐志分了手。老妈把她狠狠骂了一顿,说她简直拎不清,都离过一次婚的人了,还这么任性不懂事。唐志是个多好的人啊,老实靠谱,还不嫌弃她带着儿子,过了这个村还真不一定有这么好的店了。
  
  只有闺蜜最明白她,“我早就看出来你们俩不是一路人,一辈子长着呢,别勉强自己。”海玲本来心里就忐忑着,不知道这事做得对不对,听了闺蜜这话,她眼泪都下来了。
  
  不再去妞妞家的日子,虎子有点失落,每天回到家,坐在沙发里闷闷不乐。那天,海玲送给他一个神秘的盒子,说送给他一个新伙伴,她告诉虎子使用方法,就进厨房忙了。
  
  不一會,虎子就惊喜地跑过来,“妈妈,这个新朋友太好玩了。”他冲着客厅喊,“小度小度,我要听儿歌。”果然,客厅里就响起了一首儿歌。虎子跟着一起唱,小手还摇晃起来。
  
  此时,海玲心里对虎子的愧疚才慢慢平缓了下来。孩子的快乐是一瞬间,一个小度就可以换来的。但是如果她将就了婚姻,自己的痛苦却是一辈子的。
  
  二婚,不是为了给儿子找个靠谱的爹,也不是找一个人帮她分担生活的重担。而是给自己找个爱人,两个人情投契合,在经历磨难时,能彼此陪伴,高兴时一起拍掌大笑,悲伤时可以抱头痛哭。
  
  那就顺其自然吧,她可以边走边找,就算碰不到这样的人,也没什么好怕的,她就再努力一点,完全能独立承担起自己和虎子的生活。